Support Our Ginger Compaign《保普選 撐周融 大行動》

Artist, Writer
|Social Participation|Hong Kong |2014 |

Publishing
HKInmedia 香港獨立媒體網 Facebook
HKInmedia 香港獨立媒體網
852郵報

IMG-20141102-WA0005.jpg

「保普選 撐周融 找數於民 離開地球」滿口歪理的,誰造假,誰低莊?(刊載於香港獨立媒體852郵報

我是星期五到撐警察街站拉Banner「恭贺和平先驱周融同志获派任驻英大使」,和這幾天設立「保普選 撐周融」街站的那個黃屍歹、讀屎片嘅大學生、訓街嘅乞兒、蛇頭鼠眼嘅網民(利申:十年BK,HKDiscuss同Uwants會員)。

本來這篇文章和星期五拉banner到街站一樣,打算用曲到圓的方法去寫,讓想周融(或張融或Ginger Yung,whatever)快點過主的大家輕鬆笑下。由行動到現在,看見自己的行動能夠make some noise,有人思考如何幽默抗爭,有巴打響應建立網上簽名平台,大家看見Banner上的「Support our ginger」和「Dark Corner Punch a Wok」時微笑,簽得開心,有個機會幽默地表達對周融和撐警的不滿,令抗爭在佔領之餘有更多方向。在此感謝自發印簽名表格送予街站和義務照顧街站的義工。之前一直當參與者,到今天成為行動者,原來在佔領區,只要你起了頭做一件事,而這件事是值得幫忙的,就會不分日夜有人幫忙去完成。錢也買不到這種守望相助。還有對外國勢力Adobe AI技術瞭如指掌幫忙改圖的CM同學和結伴行動的朋友,不然我一手一腳去容乜易比藍絲帶睇住我族譜嚟逐個問候(只係動口已經算好)。對於這些可愛的人和事,開心呀。

但,如果香港人證明我錯了,不如我所預期般邏輯能力蒲弱,才是真正值得欣喜的事。行動得到預期效果,不是一件樂事,我也再沒心情幽默抗共。所以我認真一點以書面語寫這篇文章詳細解釋和描述整個行動,很長,請細閱。

(現時街站設於金鐘Lennon Wall外Umbrella Man前,有心人可Print些簽名表格去,而且簽名站需要一張枱,感謝。)

(對於幫港出聲時聞香港港人港地等等維穩FB Page對我嘅抬舉,甚至以「何方神聖」來形容,我表示受寵若驚,我只是你們口中一個讀屎片的廢青、大學生。實不相瞞,這是一份Artwork功課,題目是Social Engagement and Participation,反正又要social又要有participants,咪搞大啲整個快閃同投票歡送下張融,點知又有咁多人支持。對上一個有咁嘅規格、有咁多人歡送離開香港嘅係國家領導人,好似係。支持周融做國家主席。)

(點票過程不便公開,全部簽名都經過核實宇宙通行証,截至今晨十時已累積過五十億簽名,全人類只得張融未簽。)

(Banner我就得一張,價值218蚊,或者會訂多張,print埋簽名紙加多250蚊,對一個學生嚟講算affordable,或者返一日反佔中拆下鐵馬都搵得返。回應網民話整得咁靚一定有外國勢力支持,周融話「咁大張Banner肯肯定係貴……」「咁大張banner都做得出,做假又有幾難」,well,周融你好似整左900張咁嘅banner。)

* * * * * * * *
騎勢和平和普選 滿口歪理言辭空廢

這個行動是一個social experiment,目的不單是收集一個人數和聲音叫周融找數,這比較是side effect。這個行動起始於看到一篇《教你用Freakonomics對付周融》的文章。當時我思考如何實行令藍絲訊息混亂,增加其行動的False Positive。延伸下去,就想到以和周融相同的手法去達至擾亂訊息、測試民智和示範似是而非邏輯謬誤的誤導能力等等目的。我決定除了拉「駐英大使」Banner外交,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以相同的手法設立簽名街站收集簽名。

要解釋,先要明白周融的論述是如何似是而非,邏輯不通。周融的「似是而非邏輯謬誤」在於,「保和平、反暴力、保普選」,不必然等如「反佔中」。此舉邏輯上是「攻擊稻草人」,即偷換概念,把「不和平、暴力、反普選」的罪名強加於雨傘革命,然後不斷攻擊此等如同稻草般不存在的罪名。你要先證明佔中是暴力、不和平、反普選,才可以此為原因反佔中。要證明,先要清楚你對和平、暴力、普選的定義是其麼。而周融常用的說法是,「暴力就係暴力」、「和平就係和平」,但邏輯上是空廢言辭,「暴力就係暴力」,問題是何謂暴力?如果我細個問爸爸「有口齒係點解?」,以周融方式回答,就係「有口齒就係有口齒」,然後我一世都不會知道講過唔做唔算數係冇口齒。像記者追問日本侵港3年8個月跟雨傘運動如何相提並論,周融答道:「佔幾耐、邊個佔領唔係重點,佔領就係佔領。」此言完全無視和平示威和日軍姦淫擄掠差天共地的分別。如果佔幾耐、邊個佔領唔係重點,佔領就係佔領的話,紅燈過馬路雖然都好短時間,但好似都叫做佔領馬路⋯⋯

而示威者是否和平,體現在於,即使是周融走入佔領區,最多人人粗口幾句,但你不會怕黃絲帶打人。至於保普選的印證,你看到「我要真普選」遍地開花嗎?把「保和平、反暴力、保普選」套入兩傘運動,你會發現沒有予盾。即然佔中是和平、不暴力、更人人要真普選,你若支持「保和平、反暴力、保普選」,應該支持佔中。

反之在議會和執法者的警棍下,你會看見政權和制度暴力,而他們是合法的。在此不爭辯當日是否有警黑合作暗角打鑊,反正有片有相有血有肉,大家仍只會相信符合自己立場的證據。政治上,小數權貴設計保護政權的篩選假普選,民生上,東北中港融合、只比直通車快一點的高鐵、領匯外判。一切利權貴損市民的議案,沒有在議會讓血流,卻讓市民中家園被毀,公帑浪費樓價物價高企,種種血與汗,皆源於官商勾結、分組點票、基本法、中共。警察、政府和中共的合法暴力數之不盡。當政制不以民為本、法制不彰顯公義,衝擊奪回本屬公眾地方的公民廣場、反抗極權和警察暴力而為民抗命發動佔領的學生,算甚麼暴力?我還未提及89年春夏之交。

但政權擅於扭曲,把打壓控制說成維持穩定,服從說成和平,依法治國(Rule by Law)說成法治(Rule of Law),篩選假普選說成普選。社會上支持這種說法的有三類人,一是政權,二是親政權既得利益者,三是無知小市民。前兩者是壞蛋不值可憐,但無知的人會盡信似是而非的邏輯謬誤還以為自己在申張正義,可悲之餘,偏偏他們是你的父母親,隔離屋的黃伯,樓下菜檔的曾生陳太。對思路單一的香港市民來說,合法就沒有錯,不會明白深層次根源上的腐化。

此舉旨在示範如何以邏輯謬誤、似是而非去欺騙這些小市民成為輿論工具。扣上「阿媽係女人」的道理,鋪天蓋地的宣傳和街站,教育水平較低、老弱婦孺、師奶嬸嬸伯伯,這些討厭政治、邏輯思考能力弱的majority,自然由心支持。我嘗試用同一個方法,證明可否令「因為保和平、反暴力、保普選,我地支持周融去英國」這些9唔撘8邏輯不通的命題得到支持,正如「保和平、反暴力、保普選,所以反佔中」一樣。我希望測試藍絲是否盲反,一見和平反暴力就簽,抑或睇清楚思考過先簽,又或者,佢們根本未能夠明白和批判。

實驗過後,我深深感受到,黃伯曾生陳太阿爸阿媽,你們是大多數,大多數的你們輕易墮入「似是而非的邏輯謬誤」。

難分真與假

上星期五我到觀塘區各撐警街站拉banner「恭贺和平先驱周融同志获派任驻英大使」。事前我已連續數天把一個周融將前往英國抵禦外國勢力的偽whatsapp訊息和圖片,加上「本報訊」和「请广传」作起始,經藍絲親戚廣傳開去。在當天晚上,幫港出聲FB就出現改圖和周融將前往敦倫的訊息流傳,可見其對訊息可信性缺乏求證意識。

撐警街站的義工,尤其較年長的,不但未質疑周融何時成為駐英大使,聽見「支持周融覆行承諾」,就興奮地接過banner,樂富街站伯伯還問「可唔可以留低比我地擺?」。(圖文詳見:《今日去左反佔中撐警察街站拉banner,聽日會擺街站》)

保和平 反暴力 所以支持張融找數長居英國

而週六日,我計劃設置「保普選 撐周融」的簽名街站。街站的策略和原則是,帶同撐周融Banner和印著「支持張融」的簽名表格,高呼「保和平,反暴力,支持周融覆行承諾」。Banner和表格外觀抄足,是要吸引藍絲注意力(和打算完成行動後放到金鐘比大家笑下)。一但有人走過來簽名的,我們要強調「保和平反暴力,支持周融返英國喎」,給他們思考清楚的機會(當然為保障自己,我們還會阻止簽名者填寫身分證number以免觸犯私隱條例,表格上亦有授權採用資料聲明,和撐警簽名一樣,雞乸咁大集字,簽名者應細閱)。

週六街站設於老人家較多的觀塘和樂邨外。觀塘的確比較市井(師奶伯伯較多),只要冠上和平反暴力,路過市民都有支持我們。我懷疑觀塘區居民無一未幫周融簽名,經過的大都驕傲地講句「簽左嘞」就行過,有人會跟我們叫聲加油。有未幫襯周融的市民走過來簽名時表示「唔知邊個周融……支持和平嘛」、「只要係呢個運動嘅乜都支持」,或者「和平就實簽」。我們不斷強調是「撐周融去英國」,banner和表格大大隻字寫住「長居英國」,甚至表格上印的名字是「張融」,仍無阻他們因為撐和平而順便支持周融找數。

週日到灣仔設站,選址在大有廣場對面通往街市的路口(劉江華Figure旁),方圓百米內有人6個撐警街站。灣仔人流比觀塘旺,更多真心藍絲在我們一再強調「支持周融返英國」後仍簽名「保和平」,亦有支持佔領的綱民特地捧場。

可惜一個小時後附近藍絲報警處理。警察說法如我們所料,撐警街站造型未有版權登記(何況還未有網23條,二次創作沒有犯法)、不算阻街(900個街站都未算阻街,我懷疑是否900個街站都已申請),而且我們沒有收集任何身分證號碼,警察只勸告我們離開以避免衝突。便衣警員有禮,我見到你望住周融大頭照和改圖Banner偷笑,還提醒我「小心唔好比人寫低身份證……唔好搞住,去個少啲佢地嘅人嘅地方,唔好再喺度」。為免警察難做,和怕幽默不能擋拳腳,警察完成工作後我們馬上離開。

我們移師至銅鑼灣Sogo外。我重申一次,有真心藍絲在我們一再強調「支持周融返英國」後仍簽名「保和平」,甚至發生藍絲互相指罵。後來因為街站開始在FB流傳開去,愈來愈多佔領朋友前來支持始沒有藍絲。估計在銅鑼灣的兩小時已收集得一千萬個簽名支持周融找數。

民主路長 民智要開 和而不同 直斥其非

或者我再重申一次,banner和表格大大隻字寫住「長居英國」,甚至表格上印的名字是「張融」,仍有不少藍絲在我們一再強調「支持周融返英國」後堅持簽名「保和平」。每多一個人落撘簽名,更印證我預想中的結果。他們是善良和平的好人,他們是反對暴力的好人,但容我直接,他們是無批判能力的好人。你或者會恥笑他們,但他們真的是香港的Majority。

沒心情恥笑。香港人,沒有民主,更要民智。

或者你反佔中有理,那大家互相據理力爭吧,我或者不認同但我會尊重你,但若如周融之流,「邏輯不通胡說八道,我便不得不直斥其非」(出自謝志鋒黑紙訪問)。

和平理性非暴力讓世界更美好,今天在政權口中扭曲變成維穩詞語。周融繼續歪理滿嘴,以此欺騙市民。誰造假,誰低莊?

* * * * * * * *

延伸閱讀:《香港需要民主,更需要民智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